少年儿童思维能力教育培训 2-10岁国际儿童思维能力素养中心

教学平台 资源平台
您的位置: 首页 鲸智创业人 创业人故事 毕寰寰

毕寰寰

毕寰寰  江西上饶  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美国杜克大学

 

在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就读时,除了传统的讲座与研讨课,每周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都要聚集在会堂举行类似英国议会的讨论会,对国际事务各抒己见。很多时候,限制我的并不是英语能力,而是站在不同的立场从不同的利益角度看待国际纷争的思维能力。在杜克大学富兰克林研究院数据知识博士实验室进行研究时,经常遇到的困难是如何用数据与实验解释社会科学问题。而在与很多中国同学交流后发现,这些问题不仅仅是我个人的困难,很多同学都有类似的困扰。独立思考的能力,系统性思维的能力,如何应用所学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不得不承认,对于成长于应试导向学习体系的我们,远远落后于欧美体系下成长起来的同学。抱着改变这种现状的想法,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江西上饶,一个教育资源匮乏的小城,我希望能带回新的教学方法帮助家乡的孩子。在我自己的求学路上,走过很多弯路,犯过很多错误,但最终小有收获,我非常希望能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那些也许并没有我幸运的孩子们,希望他们的人生之路能够更顺利。

 

在选择教育创业领域时,很多人包括我的母亲都问过我为什么不选择英语教育,我说虽然英语作为现代世界语非常重要,但我并不认为它是决定人生境界的最重要因素。我接触的很多大学教授与科研人员并非来自英语系国家,英语也说得并不算地道,但是这并不影响她们在自己的领域做出卓越的贡献,英美名校也并不会因为她们英语说得不够流利而拒绝聘请她们任教。因为英语只是一种沟通的工具,并不是沟通的主题。纵观人类史,古希腊语,拉丁语,法语,西班牙语都曾经作为世界语红极一时又随着国际权力的转移而淡去,但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达芬奇,伽利略,哥白尼等等大师的著作却被我们不断地翻译成各种语言而流传下来,因为这些巨作里蕴含的思想才是全人类最宝贵的财富。

 

所以,当我遇到鲸智学程思维课程体系时非常欣喜,因为它扎实的理论基础,专业的课程设计,更重要的是以孩子为主导的课堂教学模式与我在杜克大学接受的基于建构主义理论的核心课程教学体系高度相似。在这样的教学环境中,老师不再是课堂的主导者,老师不是作为知识传授者的形象而存在,更多地是在引导孩子自己去发现,自己去探索,帮助孩子掌握自主学习的方法,孩子不再只是作为一个被动接受者去学习。自主学习思考的能力正是将大师与普通人区分开的核心能力,而鲸智学程思维课就是在培养孩子这些思维能力。

 

同时,在鲸智学程课程体系中,孩子们在课堂中更多时间是在操作教学材料,以体验与游戏的模式去感知学习,用比一比试一试的方法来验证自己想的是否和事实相符,这种模式不仅符合学龄前孩子的认知特点,实际也和美国大学本科乃至博士实验室倡导的实验模式都是一脉相承的,因为只有通过验证的推论才能称之为知识,只有能够独立提出观点并用实验与数据进行论证才能称之为具有独立思考与批判性思维能力。这种系统性思维能力无论以后我们是作为外交官处理国际纷争,还是作为科学家进行科研论证,又或是作为文学家构架长篇小说,还是作为企业家将自己的产品推向市场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非常坚定地选择了鲸智学程思维教育。

 

并且,在鲸智学程上海总部学习的过程中,上海总部团队对课程细节的执着甚至让我自愧弗如,仿佛回到了在杜克博士实验室奋斗的日子里。让我相信在教育界也依然有人如学术界一样坚持教育的品质,而只有对品质的执着才能真正帮助在鲸智学程学习的每一位孩子实现思维能力的提升与自我突破,因为我们每一个鲸智人都是选择我们的家长与孩子们的镜子。只有如鲸智人这般认真对待教学的团队才能将思维之美带入每一个孩子的内心,帮助他们成就自我。